All Posts in “其實我小時候的志向是成為詩人”

問卷調查:我的朋友都在發情

 

問卷描述:難道你就沒有別的話要對我說了嗎?

填寫期限:在販售迷戀的那段時光裡

 

一、電話後深切反省症候群

 

  是 否

  ﹍ ﹍ 01. 裸露的左手腕著實令我焦慮

  ﹍ ﹍ 02. 面對薔薇與太空船的話題會吊詭地感到歡愉

  ﹍ ﹍ 03. 失去焦距的憂愁僅僅濃郁了猜忌

  ﹍ ﹍ 04. 自白說:因為認識了一名菸草商導致性格異常堅忍

  ﹍ ﹍ 05. 親愛的,也因為妳是一個受歡迎的人

  ﹍ ﹍ 06. 只要暫緩嫉妒酩酊之後依舊會是一種狂喜

  ﹍ ﹍ 07. 雙頰憤憤地好似一枚柳橙

  ﹍ ﹍ 08. 非關乎思想的顏色

  ﹍ ﹍ 09. 據說咬指甲可以抑制性慾但只適用豐腴的體型

  ﹍ ﹍ 10. 結論:任一個持有橘色鑰匙圈的女子皆喜愛正直的男性

  ﹍ ﹍ 11. 小路亂狀

  ﹍ ﹍ 12. 而我的朋友都在發情

 

神經質以及週末型的自言自語

 

專輯:神經質以及週末型的自言自語

演唱:偏見鬼

發行:同樣都是吶喊,為什麼妳會在第一個音節上揚?

製作:少來了你這個裝模作樣的爛屁眼

售價:20 元

 

【曲目】

 

CD1

 

01. 總是每一首歌都寫著愛情、愛情與愛情

02. 無論如何地愉悅怎麼地憂愁也不過就是死掉

03. 速成豁達之術

04. 我想要一台霜淇淋機、濫殺無辜並在她們的屍體上喊著:老子買東西從來沒有殺過價

05. 可以請你們通通都滾開嗎?

06. 喂!誰告訴你說我喜歡綠色啊!?

07. 搖滾樂可以改變世界嗎?我們可以試著把麥克風捅進大便裡

08. 密朗特.羅依沙德與他最愛的橘色藥丸。我的初戀情人也自殺了

09. 偶爾也得悲傷一下,才不會突然同理起旁人的卑微

10. 詩人的第一本詩集一定要是自費出版

 

CD2

 

持續感到黏膩

 

標題:我想要寫一首擁有速度感的現代詩

內文:開始 然後非常快地結束

註解:

 

我討厭抒情

也討厭 髒

所以

我決定讓詩句置中

 

總有一股黏膩

黏膩到發呆到死掉

在煩燥的星期六下午

沒有絲毫動靜

適合耽溺於說謊

為什麼只比草莓口味強烈一點?

我多麼想寫出帥氣的句子啊!

可以肅穆地說出口的那種

不能以問號結尾

驚嘆號卻又過於矯情

練習「破折號」的使用

 

我時常感到厭煩

 

主題:冬天,不那麼屬於對話

 

「兩公里外的森林新蓋了一座湖」

「妳習慣以什麼樣的筆觸描繪冬天呢?」

「在北方蕭瑟的虛線上」

「越是永遠則越要多迷戀她一點」

「青藍色的玻璃杯有著漸層」

「略帶寒意的說」

「我喜歡羊毛被裡的冬天」

「有一種被人擁抱的感覺」

「還有灰色的雪」

「裝著七分滿的淺灰色的雪」

「純粹地,以很偉大的速度走過湖面」

「起士蛋糕、鈕扣與搖滾樂」

「手裡拿著玻璃杯」

「旅人往往會看見瑪麗亞與撒旦滾躺過的草地」

「有一道筆直的令人驚恐的河」

「落在上游的方形的雪」

「我不相信」

「這裡的冬天不曾下過雪」

「你知道的」

「直河的失溫,甚至是左傾的水」

「其實並不怎麼是上升的」

 

喔,19 歲

 

最合適於 19 歲的溫度

不是菸絲與薄荷香味的燒灼

不是狂藥與氣泡裡微醺的溺愛

而是喧囂

且病態地迷茫......

 

戲謔者的年華

聚集著大質量的集體恍惚

就以懵懂作為表態

唱遊 難以承載

冬日深夜‧肢體蒼白的冷冽

細數青春、熱血與虛度

面對社會化的必然性質問

偽裝靜默並且反覆

因為現實 擁有全象限的冷酷

厭惡?

其實不

妳總是告訴我:即使迫切地呼吸,也必須是快樂的

 

   書寫者 ── 悲傷地迷離

   僅僅是化約主義時代的工人階級

   雄辯家明日的日記上寫著:幽默感,才是王

   以紅色的贖罪卷

   起草一篇國家級的驚恐

   意識形態機器依舊

   運算數位化的民粹進行異教徒的撲殺

   罪名:彈奏皇家的吉他

      卻走了不正確的指法

 

聖誕

 

如同白吐司對巧克力醬的敵意一般

她說:終究是玷汙

 

來自最大維度的崇高

狂暴的寵幸

被迫以一種容易幻滅的擬真達到高潮

超現實的綺夢

撞擊 有那麼一點反感

因為快感亦是形而上的

 

馬槽中的王者

宿命與演出 無以名狀的舞台

為體現大時代的正向思緒

流體般的信仰

面對高度分眾的傲慢時

以充滿霸氣的幽默感

坦然了清貧的殘酷與聖潔

直覺了年華的細膩與孤寂

頹廢

十字架上無罪者的專屬姿態

 

名為「童年」的交響詩

抹煞了歡愉所換來的

對神諭的不可逆性做出的一次卑微呢喃:

  捧著聖經繼續墮落吧!

  因為,我們殺死了神的兒子。

 

蛇與鷹的隱士如是說:上帝已死

祂將於地獄重臨

早晨怎麼可以忙碌呢?

 

電台中傳來.........「這是一個適合旋轉與行走的秋天」

對此,送報生似乎很同意

 

一句擁有速度感的問候語

早晨的第一聲吶喊

沒有停歇的跡象

  親愛的

只要五分鐘就夠了

讓我雀躍地賴個床吧......

 

即便在恍惚中

這個週末 緩慢

已經開始復甦了

觸感極佳的蠶絲棉被

在充滿愛的掩蓋下

其實 還是聞得到陽光的味道

 

水泥牆上 浮誇的綠意

 

伸個懶腰並附帶微笑

頂著一頭亂髮

喝著馬克杯中的白色飲品

麵包店的牛奶

有一股烘烤過的聖潔

火腿、荷包蛋、刀叉

與百葉窗一起切割陽光

 

有一點陌生

對那些喜愛玩躲貓貓的馬戲團員來說

鳥兒透過早上的性愛

輕柔嬉戲

書寫著高濃度的寧靜

 

  親愛的

早晨怎麼可以忙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