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台灣, 宋澤萊

 

廢墟台灣, 宋澤萊

 

P. 9

「河童」中哲學家麥戈「傻瓜的話」中有一段文字是這樣的:「最聰明的生活,是一方面輕蔑一個時代的習慣,而一方面又一點不破壞那種習慣的生活。我們最想自詡的,唯有我們所沒有的東西。」

 

P. 16

知識份子中少數是夢想家,少數是野心家,但大多數和社會其他人似乎沒什麼不同,只不過謀生工具各有不同罷了。

 

P. 41

人的存在只有兩種方式,一是像頭快樂的豬,牠生下來就低頭吃,一歲後被殺。二是當一隻雀鳥,要每天不疲倦的工作,忙得團團轉,在嚴冬時自然死亡。

 

P. 50

諾貝爾文學獎作家以撒.辛格:「藝術最了不起的功用,也無非是幫助我們暫時忘卻人類的災難而已。」

 

P. 74

如何使自己靜靜地消失於世間是當今生活的最重要的藝術。... 掩藏自己的面目而談自己的事給別人聽是一件極大的快樂的事。

 

P. 134

所有的知識分子 ...... 我們的新社會已經全面理解,他們全是夸夸之言者,只是逞口舌的東西。... 當有人譏諷他們無用時,他們就說別人是反智論。

 

P. 188

所謂的「現代化」在第三世界的做法通常是指沒有選擇的一種西化。

 

P. 196

人是什麼?

...

人不是什麼!

2 Comments / Add your own comment below

  1. 不過我比較喜歡「血色蝙蝠降臨的城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