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一夢

 

「淳于棼夢中出任南柯太守,歷盡人生窮通榮辱,醒來才知道是一場夢。典出唐.李公佐《南柯太守傳》。後用『南柯一夢』比喻人生如夢,富貴得失無常。」引自教育部成語典。

 

古聖賢皆道榮華富貴是南柯一夢。又世間一切,何者不是如此呢?功名利祿、愛恨情仇、是非對錯,皆為虛妄。任你家財萬貫、富甲一方,死後亦不過是場盛大的喪禮與一副高級棺材罷了。萬一生前遺囑沒立好,子孫爭產,恐怕連喪禮都辦不成。即使風光一生,最終也只是長眠地底,腐爛生蛆直至屍骨無存;又如某人做了大半生的研究,終於因為一項了不起的學術成就而享譽國際,得了諾貝爾獎,名利雙收。卻因為樹大招風,被一些子虛烏有的媒體報導弄得身敗名裂。花了一輩子去追求的,卻可能在一瞬間失去。如浮光掠影。

 

我喜歡聽流行音樂。在聽了好幾年的流行音樂後,發覺無論是時代或是地域的差異,這些作詞者似乎都不約而同地訴說著相同的主題 ──「愛情。」兩人最初相識,進而相戀、熱戀,然後穩定發展,接著慢慢平淡,最終分離。在分手之後,豁然開朗,明白「執著」只是一種過程。只留下回憶就夠了,其他的,如過眼雲煙;而或許也有人認為並不是每一段戀情都是以分離作為結局,雙方可能步入禮堂。然而,結婚也只是差入在「穩定發展」之後的一個階段罷了。即使兩人結為連理,甚至白頭到老,最終在面臨死亡之時,分離,也是必然的結果。

 

人與人的相處,總是伴隨著許許多多間接或直接的、莫名其妙的愛恨情仇、好喜厭惡。今時今日的義結金蘭,可能在明日就為了更大的利益而出賣你;當年兩人的山盟海誓,多年後卻因為婚外情而對簿公堂。況且,人性本是必然地自私。我們所做的任一行為,皆是為了成就自我。既然如此,又為何會有善與惡的分別呢?差別只在於「價值觀。」善人、聖人之流也不過是因為他們擁有「應該行善」的價值觀罷了。所有的善行皆是行善者為了滿足其「行善」的欲望,如此而已。所謂的是非對錯,對每一個時代、每一個地方,甚至是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定義。在古代中國,女子無才便是德,而女性參政更猶如牝雞司晨;但是在現代,民主社會提倡的是男女平權,在我國的選舉制度中,甚至還有所謂的「婦女保障名額(這其實也是另一種意義的性別歧視啊...)」相較之下,明明是相同的一件事,在不同的時代中,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結果。我們現在所堅信不移,視其為理所當然的許多信條、價值觀,可能在十年、百年後被世人所遺忘,甚至是否定。既然如此,此時此刻的我們到底在堅持什麼呢?

 

人生如夢,夢如人生。雖然我還沒做過就像人生一樣的夢,但是我卻常常有著這樣的疑問:對於腦中的記憶,究竟是真實發生過,還是只是夢中的海市蜃樓?偶爾,會對當時週遭的一切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究竟是我以前見過這個人、遇過這件事、到過這個地方,還是只是這個人、這件事、這個地方恰巧出現在我昨晚的夢境呢?說人生如夢,或許不夠貼切。因為南柯一夢,終有夢醒時分,然而人生卻不必然有著醒悟的時刻。或許,我們只能懵懵懂懂地,終其一生勞碌至死,而不明白我們到底為何而活、為何而夢。究竟,人生在世應該追求什麼?

 

我想,除了短暫的快樂之外,我們又能對這個世界苛求些什麼呢?